看球笔记 被C罗扔话筒的人是葡萄牙年度最佳男记者啊

3天前,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马云说: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创办阿里巴巴,如果有来生我只想平静度日……

我再也不想每天驾车周旋在一群女人中间,见不到我她们焦急,看到我时她们惊喜,我只想平静度日……你要听到哪个快递小哥这样嘚瑟,替我抽他。

被称为国家队核心甚至是瑞典精神领袖的男人,整个职业生涯能让人想起的高光时刻,只是超远倒钩,脚后跟射门……而不是带领球队逆境崛起绝境求生,以哀兵之势哪怕有一回灿烂。这么喜欢杂耍,你老家是吴桥的吧。

每次评论瑞典队都像新闻联播,前面20分钟是大伊布的万岁,后面10分钟是猪队友的拖累,接下来的天气预报会总结这些年伊布吹过的牛在哪里飞……

三次落后,三度追平。每次落后都意味着回家,饱受批评的C罗硬是咬着牙,以一己之力把葡萄牙带进16强。

只有《晨邮报》例外。这家号称葡萄牙《太阳报》的小报网站上,头条是对C罗扔线条找了一群律师论证C罗扔话筒的行为已经涉嫌犯罪应被检方提诉,飘旗处该集团秃顶副总裁在督促C罗立即道歉。副总裁说:昨天注定载入历史,一边是梅西在美洲破了纪录,一边是C罗在里昂公然破坏新闻自由……

《晨邮报》与C罗积怨已久。这家位于里斯本的八卦小报,其实该叫《黑罗报》。以下都是臣又爆和CMTV的全球独家爆料:

UFC和WWE,都设置了拍地规则。一旦在临界情况下无法认输,可以用拍地(拍对手也行)终止比赛。

比如UFC的箍颈,一旦颈动脉被约束超过5秒,人就会昏迷。张铁泉打赢的两场UFC,用的都是这招断头台。

打进第一个任意球后,茹扎克正在狂奔,不知哪个队友从背后直接把他箍颈抱摔,然后14条壮汉压了上去……记得郭德纲说过于谦媳妇一身大汉……

等大汉散去,队长还捂着脖子跪在地上,久久不起身。队友投来不解的眼光:入戏太深了喂,已经散场了啊。

后两个失球,全部是打在自己队友身上改变方向。男人啊,你们躯干上那些不知安分的部件,总是会招来祸患!

老师上课,客户谈判,甚至主播出镜,整个布达佩斯随处可见基拉利款灰色秋裤——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秋裤。

本届欧洲杯,东经19度线个参赛国:俄罗斯、土耳其、乌克兰、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全部小组赛就遭到淘汰。没能出线的传统强队塞尔维亚、保加利亚、希腊,也都在19度线个参赛国,全部顺利挺进16强。

甚至跟钱都没有太多关系。俄罗斯的财阀曾拿着支票本满世界采购,但他们依然没能培养出第2个阿尔沙文。

当东欧国家清晨就出发,走20公里山路,去摘一个长了8个月的蘑菇时。五大联赛青训营已经是工业流水线,塞进去一颗颗种子,直接长出一堆葫芦娃:博格巴、格列兹曼、穆勒、贝尔、哈利·凯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