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世界历史上的第一个现代国家

对于西班牙而言,15世纪可以说是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历史时期。这一时期,在意大利萌发的文艺复兴运动在欧洲范围内不断扩张,涉及的领域也相当广泛。西班牙统治者借助人文主义时期的科技积累,大力支持环球航行,成为开辟新航路的急先锋。然而,纵观当时的欧洲世界,西班牙地处欧洲西南边陲的伊比利亚半岛,相较其他西欧国家是比较落后的,但是,率先向外扩张、开辟新航路的不是那些资本主义较为发达的意大利、荷兰、英国和法国,而是西班牙。这与西班牙在这一时期所完成的收复失地运动是分不开的。

公元711年,一支主要由柏柏尔人组成的军队越过直布罗陀海峡,开始了对伊比利亚半岛的统治。至718年,阿拉伯人占领了半岛上除加利西亚、阿斯土里亚和巴斯克等山区以外的大部分地区。从这时起到15世纪末,伊比利亚半岛的基督教徒为收复被教徒所侵占的土地而进行了长期的斗争,这场长达800年之久的斗争运动在历史上被称为“收复失地运动”。

收复失地运动是伊比利亚半岛上延续整个中世纪的最重大的历史事件,它决定着伊比利亚半岛的社会发展进程,并形成了与其他西欧国家不同的显著特点。其中最为突出的莫过于,经过长期的收复失地运动,伊比利亚半岛上的基督教国家葡萄牙和西班牙逐步形成了比较强大的王权,实现了政治统一,最终成为统一的民族集权国家。

民族国家(nation-state),对16世纪以前的欧洲人来说,还是一个很陌生的概念。当时,大多数人并不像今天这样,认为自己属于某一个民族。他们很少离开自己的村庄,对外面的世界也所知甚少。他们以自己所属的庄园或庄园领主来标识自己。

欧洲中世纪时期,所谓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国王只拥有象征性的权力,并无法控制整个国家。地方的封建领主对地方有着强大控制力,国王对封建领主的依赖,大于领主对国王的。因此,一国之中的法律和惯例从一个地区到另一个地区变化很大。

收复失地运动的成功,除了阿拉伯国家自身的分裂和国际十字军的援助外,主要得益于这场运动具有民族解放斗争的性质,反对阿拉伯人的侵略和奴役成为全民族的需要,半岛上的社会各阶层都支持这一斗争,并投身到斗争的洪流中去。这样,在收复失地过程中,增强了半岛上基督教诸王国的民族意识,为统一奠定了基础。

14、15世纪,随着收复失地运动接近尾声,葡西两国开始按照大致相同的途径向统一的民族集权国家转变。就像中世纪末期在欧洲其他地区出现的情况一样,伊比利亚半岛也经历了封建制度的瓦解和民族国家产生的历史进程。不过在伊比利亚半岛上,这种历史进程同欧洲其他地区的情况很不一样,而且比欧洲其他地区来得更早。

由于南征的攻势和缓,教会、大领主和骑士增加收入的来源枯竭,统治集团间的内争和农民起义,使国家处于分崩离析的状态,统治阶级为了自身的利益必须加强王权。1479年,阿拉贡国王费迪南和卡斯提尔女王联姻,将其领土置于同一个国王的统治之下,全体人民在统一的规则下行动,统一的西班牙王国形成。由于“卡塔卢尼亚族和加斯梯亚族的统一”,西班牙才“形成民族国家”。

国家的统一,又为王权的加强提供了有利条件。国王依靠城市、小贵族和教会同一部分坚决反对统一的大贵族进行了顽强斗争,摧毁了他们的政治和军事力量,剥夺了他们很大一部分自治权,从而削弱了地方割据势力。同时,教会也服从于王权,骑士团只属于国王,其广大地产被没收。政权的巩固花费了很长的时间,在这过程中有时也需要暴力。

民族国家的出现,是欧洲早期现代化的一个标志。君主鼓励自己的臣民对新成立国家“效忠”,开始有了民族主义的萌芽。西班牙在收复失地运动中建立起了统一的民族集权国家,自此,开始作为一个全球性大国登上历史舞台,这也为其早期海外扩张提供了一个基本的前提和政治保障。

在漫长的古代,我们生活的欧亚板块是由相对隔绝的三个中心所构成,分别是东方的中国、南亚的印度和西方的地中海世界。其中,地中海世界指南部的北非、东部的西亚和北部的欧洲。

欧洲和亚洲之间很早就存在贸易往来,15世纪以前东西方商路主要有三条:一条是完全的陆路,由中亚沿里海和黑海沿岸到达小亚细亚,其余两条则海陆并用。这三条商路最后都汇聚于地中海东部沿岸地区,东方商品一般首先运抵此地,然后转运欧洲。然而,15世纪中叶以后,奥斯曼帝国控制了亚欧商路枢纽,传统的东西方贸易虽未完全中断,但土耳其人的横征暴敛,加之长期战争,正常的商业秩序破坏殆尽。从此,东方运往欧洲的商品数量急剧减少,价格却迅猛上涨。欧洲上层社会一贯视东方奢侈品为生活必需品,不惜高价采购,由此导致贸易严重入超,财政不堪重负,各国遂纷纷采取行动以争取开辟通达东方的新航路。

15世纪西欧各国商品经济的发展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萌芽的出现,导致自然经济日趋解体,作为普遍交换媒介的货币,不仅是社会财富的主要象征,而且也日益成为衡量社会地位和权力的重要标志。社会各阶层人士无不醉心于寻求黄金和财富。莎士比亚曾这样写道:“黄金,这人尽可夫的娼妇!它会使黑的变成白的,丑的变为美的,邪恶的变为合法的,卑贱的变为高贵的,老迈的变为少壮的……”然而,欧洲贵金属产量本来就不高,15世纪改行金本位制后,黄金成为国内外贸易的唯一支付手段,需求量急剧增加。更因与东方贸易时出现了巨额逆差,遂使黄金、白银大量外流,西欧市场货币普遍短缺。也就是在这一时期,夸张渲染东方富庶和繁华的《马可·波罗行纪》在欧洲广为流传,进一步刺激了欧洲人的贪欲。

出于贸易往来等缘由,15世纪,莫卧儿帝国统治下的印度和明王朝统治下的中国在海上航行方面十分发达。此时的中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完成了郑和七下西洋的壮举,并通过瓷器、丝绸控制着世界贸易网络的中心。

与此相比,15世纪的西欧国家中,后来的世界性强国——英国,尚未统一。都铎王朝时期,苏格兰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英格兰、威尔士也只是由英国君主统治的公国。到1536年英格兰和威尔士完成了统一,爱尔兰虽然名义上由英国统治,但实际处于半独立状态。法国在百年战争后元气未复,德意志地区和意大利的亚平宁半岛仍处于四分五裂之中。这些国家都还自顾不暇,无暇海外扩张。只有在收复失地运动中最早实现国家统一的葡萄牙与西班牙,开始积极寻找通往东方的海上“新航路”。鉴于两国在航海上的特殊地位,有学者还生动地将它们比喻为欧洲突出在大西洋上的两颗门牙。

中世纪晚期,西欧封建制度内部矛盾重重。随着宫廷开支的上升和官僚体系的膨胀,各国政府在财政上常常捉襟见肘,它们迫切需要寻找新的财源。在这种情况下,西欧各国君主先后支持开辟新航路,大力向海外扩张,不少封建贵族和骑士成为第一批殖民者。同时,只有强大的中央集权政府才能满足开辟新航路所需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等各方面的条件,所以开辟新航路基本是在政府支持下的航海活动。

意大利热那亚人哥伦布热衷航海事业,坚信东方各国就在大西洋彼岸。他认为越过大西洋前往东方的航线,要比绕行非洲的航线近得多,于是他制订了航行计划。经多方努力,哥伦布争取到西班牙政府和大贵族的资助,1492年8月,他指挥3艘小船首次横渡大西洋,最终发现了美洲。

西班牙的美洲殖民地在16世纪上半叶初步形成。西班牙利用廉价的工业制成品,如纽扣、天鹅绒、纸张等,通过不平等的交换方式从拉美印第安人那里榨取金银、贵重器物和农牧产品,获利极为丰厚。据统计,从1503年到1660年,来自秘鲁等地的18.5万千克黄金和1600万千克白银被运到塞维利亚港,白银的数量超过了欧洲白银储备的三倍,这其中还不包括走私的。此后的麦哲伦航行于1520年到达了菲律宾,且找到了金矿进行大规模的开采。这样,“财富历史性地集中到西班牙一边”,使其国库比任何竞争对手都丰盈。

这些货币财富刺激了西班牙工商业的发展,如塞维利亚成为呢绒工业中心,托勒多的丝织工业等也都得到迅猛发展。同时也无形之中将原来被世界割裂的三大洲重新联合起来,建立了美洲出金银,中国出商品,最后由欧洲购买的新型世界体系,改变了以往欧洲出金银,中国出产品,沿路国家收过路费的世界体系。

随着来自殖民地的贵金属大量流入,不仅是西班牙,甚至整个西欧市场的金银持续贬值,商品价格直线上升,带来所谓的“价格革命”。据统计,1521至1544年间,西班牙每年从美洲殖民地掠得黄金2910千克,白银30700千克;1581至1600年间这两个数字分别增至4330千克和374600千克。西班牙是当时贵金属流入最多的国家,通货膨胀也最为明显。价格革命加速了社会的分化。封建地主因收取定额的货币地租,实际购买力大不如前,经济上常常入不敷出,财力和地位进一步下降。只有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化的贵族获益匪浅,经济实力迅速增强。因此,价格革命是西欧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刺激了欧洲资本主义的出现。

为了更好地进行殖民剥削,西班牙政府在美洲建立种植庄园,通过殖民地的开垦种植,以掠夺农副产品的形式剥削殖民地人民。另一方面,美洲经济、粮食作物等开始向欧亚大陆的传播,在一定程度上也改变了人们的饮食结构与“生活习惯”,甚至为那里人口的增加提供了重要条件。他们培育出来的玉米、西红柿、甘薯、南瓜、菜豆、马铃薯、辣椒、花生、向日葵等,后来经欧洲殖民者传播到世界各地,对丰富人类的饮食文化做出了重大贡献。16世纪以来,这些农作物不知拯救了多少欧亚大陆饥民的生命。现在我们夏天农贸市场上的最主要的菜蔬就是它们。

16世纪时,西班牙人从南美洲引进西红柿,后来传入摩洛哥。意大利商人再把西红柿带回意大利,并把它叫做“摩尔人的苹果”(意思是产于西班牙的一种“苹果”)。法国人在引种时,误将意大利语“deiMoro”理解为法语的“d’amour”(爱情的),“摩尔人的苹果”就变成了“爱情的苹果”。德国人也这么称呼它。现在西方人还是把长得好看的说成像西红柿;难看的,尤其是有毛病的,说成像柠檬。

雪茄传说起源于古巴。1492年10月12日,哥伦布率领他的“圣玛利亚”号抵达中美洲巴哈马群岛,看见土著用独木舟运载晒干的“树叶”,非常好奇。水手们获悉,他们来到了土语称为“Colba”的岛屿,那些晒干的“树叶”名为“cojoba”。印第安土著把这些树叶捆为一团,用火点燃,便产生浓郁奇特的香味。他们以竹管啜食这些浓烟,这种行为就叫做“sikar”(西班牙文拼作“cigarro”,慢慢就有了“cigar”雪茄烟和“cigarette”香烟、卷烟)。哥伦布的水手们把吸烟的习惯带回老家,烟草开始传到欧洲。

当然,物种的交流是彼此相互的,旧大陆也给新大陆带去了许多“新”物种。哥伦布第二次去美洲时,在国王的建议下,他带着20名农民和一个精通农田水利建设的工程师去开发可耕地,带着稻、麦等种子以及葡萄藤和甘蔗苗。随着物种交流的日益密切,新旧大陆之间的文化交往也逐步加强,也正是从这个时期开始,欧洲逐渐领先于中国、印度等同时代强国。

1496年西班牙女王储胡安娜与德意志哈布斯堡家族的腓力进行了联姻,这一次联姻也被称为“最富有深远意义的联姻”。其子查理五世于1516年继承西班牙王位,是为卡洛斯一世,自此,正式揭开了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的序幕。到1556年查理五世之子腓力二世继承王位时,其领地不但遍及西欧,而且也包括了加勒比海上的许多岛屿。可以说,西班牙是在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下进入黄金时代并成为世界第一个“日不落帝国”的。

随着新航路的开辟,白银大量涌入西班牙国内,促进了工商业的发展,于是,西班牙迅速建立起欧洲乃至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以保护其金融资产,即西班牙无敌舰队。同时,哈布斯堡王朝时期的西班牙也成为规模空前庞大的帝国。除了地域广阔的拉美殖民地以外,西班牙在欧洲也辖属尼德兰、南意大利、奥地利、匈牙利、德意志等国的大片领土,甚至一度吞并过葡萄牙,成为欧洲真正的霸主。

继哥伦布1492年到达美洲后,1497年,达·伽马航行到达印度,1522年麦哲伦率领的船队完成了环球航行,随后荷、英、法等其他西欧国家也逐步开始发展海外贸易,在17世纪以后这些国家登上殖民舞台,成为“后起之秀”,为西欧的商品找到了新的市场,并把自己的触角伸向全球各地。彼时欧洲的优势可以说是由西班牙奠定的,源自哥伦布的远航,并由此开始建立了一种新型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因此,从这一层面而言,西班牙是世界历史上的第一个现代国家。

尽管15世纪以来,西班牙因海外事业而富甲天下,但其资本主义经济却未能真正发展起来。其殖民扩张与掠夺的结果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种种因素导致西班牙在竞争中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

与此同时,英国开始进入伊丽莎白一世的统治时期,逐渐走向崛起。英国人仿照西班牙进行殖民扩张,并做起了海盗的勾当,时常抢劫西班牙的货运船,这些都极大地损害了西班牙人的利益。一场不可避免的海上冲突就此拉开了帷幕。

1568年,苏格兰发生了一场政变,玛丽女王逃亡到远房亲戚伊丽莎白女王处,但她没有想到,自己一到英国就遭到伊丽莎白的软禁。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对玛丽·斯图亚特垂青已久,因此,当得知她被囚禁以后,自然是全力营救。当时的英国由于推行新政,伊丽莎白正遭到英国天主教上层分子的反对,借此机会,腓力二世联合英国国内的天主教势力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武装暴动。这次暴动遭到了伊丽莎白的残酷,腓力二世企图救出玛丽的计划也落空了。但他并没有死心,屡次派间谍刺杀伊丽莎白,工于心计的伊丽莎白每次都能逢凶化吉,她也越来越明白,只要玛丽不死,腓力二世绝对不会罢手,但要立即处死玛丽,腓力二世又会马上挑起战争,她为此举棋不定。

就这样过了20年,英国国务大臣终于成功地将间谍安插在玛丽身边,掌握了她和阴谋分子的秘密信件,伊丽莎白就以谋杀罪,在1587年2月将玛丽处死。玛丽的死震惊了欧洲天主教会,教皇马上颁布诏书,号召天主教徒同英国作战,首先响应的就是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他用了整整一个夏天集结了一支庞大的舰队,号称“无敌舰队”。

1588年7月,“无敌舰队”从西班牙西北的一个港口起航,130艘战舰首尾相连,向英国海域进发。伊丽莎白派舰队迎战。在兵力上处于劣势地位的英军出人意料地击溃了“无敌舰队”。自此,西班牙的海上霸主地位逐渐被英国取代。可以说,这场战役的胜利,伊丽莎白女王功不可没,为了纪念这位“处女国王”,英国人将17世纪新建立的美洲殖民地命名为“弗吉尼亚”,意为“处女之地”。

至18世纪中叶,法国成为欧洲大陆霸主,荷兰人主宰了海洋,英国奋起直追,形成荷、英、法争霸的时代,世界上第一个“日不落帝国”西班牙逐渐走向衰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