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 2021赛季还有8站这也许是你入坑回坑F1最好的时间

The closer you are to death,the more alive you feel .

提起F1,你第一时间会想到什么?引擎轰鸣、红色跃马、银箭冲刺、地表最速、震撼人心的事故,还是舒马赫、哈基宁、巴里切罗、来库宁、阿隆索、汉密尔顿、蒙托亚这些名字联系起来呢?不管你想到的是什么,不管你是一直关注、从未听过还是曾经看过。那么,请让我简单而又隆重地为您推荐——F1 2021赛季简易入坑指南!

正常来说刨除所有车手巡游围场活动,在电视、网络平台上,一个比赛周从周五开始,你可以观看以下内容

三节自由练习赛(FP):2021年开始周五FP1与FP2时间都从1个半小时缩减为1小时,这样自由练习时间从4小时缩减为3小时,FP3在周六排位赛之前;

排位赛:三节。第一节(18分钟)、第二节(15分钟)各淘汰五人,第三节(12分钟)决定杆位,其中进入前十位的车手在第二节排位赛所做出最快圈速的轮胎为正赛发车时使用的轮胎,其他人随便;

一个比赛周你能看到的不止是F1,低级别赛事F2与F3经常作为F1的垫场赛来让整个比赛周的现场更加丰富(大部分赛道距离城市人口密集区都很远,上海国际赛车场是目前唯一一个通地铁的,当然,本赛季荷兰站赞德沃特赛道附近也是有轻轨的。)

曾经的F1转播中,你所能获取的信息非常有限,而随着2016年F1赛事被美国Liberty Media Corporation自由媒体集团收购后,这家在电视制作上不断丰富用户体验的公司为F1赛事带来了更多看点,包括但不限于:

按道理,F1这个赛事其实前7、8年都没那么火,那到底是什么让越来越多的人又一次被F1吸引了呢?Team Radio一定这中间是最关键的一点。这个本意是为了让车迷在比赛中了解更多战术信息的内容不知道怎么回事,越来越变成乐子集合体,一扫以前严肃认真、极速求生的比赛风格,展现了一个个活灵活现甚至有些荒唐的灵魂。

就拿这个2021赛季的刚刚过去的匈牙利站,被头哥阿隆索强硬防守的汉密尔顿在无线电中如此吐槽道:

哄堂大笑了家人们,要知道这站之前的银石,他可是在高速弯顶了维斯塔潘,后者的RB16B以51个G撞击护墙。

还有窝法混乱的管理引出的一系列跟段子一样的“tell you later”和“plan c~”

如果你把F1当做一部电视剧来看的话,那么team radio一定是最佳的喜剧笑料汇聚地,让你的比赛不再无聊,也更加爱上这一位位个性十足的车手。

之前很多人说F1不好看,这其中很大程度可能是由于梅赛德斯自14年统治了F1长达7年,虽然也有16赛季罗斯伯格与汉密尔顿的同队队友巅峰对决,18年法拉利一度造成威胁,但7年来他们夺取了140场大奖赛中的102场胜利。不能说是完全胜利,只能说是没给别人留点什么了。

但2021年,这一切都不同了。预算帽、疫情导致的技术封存、22年完全新规、至25年F1引擎研发冻结……随着本田宣布2022年退出F1,作为大小红牛车队引擎供应商的日本公司又一次展现了自己掏裤裆的神通,拿出了一台具有冠军竞争力的引擎(据说这台本身就是为22年设计的引擎),搭配传奇设计师阿德里安纽维,这辆极具竞争力的RB16B和他的真正主人麦克思·维斯塔潘终于成为了挡在汉密尔顿8冠王和100个大奖赛冠军面前的大山。

从第一站,巴林萨吉尔赛道开始,这场五年以来最精彩的冠军之争就呈现出针尖对麦芒的态势,车队策略的博弈,最后还是要在赛道上解决,不断逼近,不断衰减的轮胎、开始的DRS,迫近,一个四轮出白线(维斯塔潘赛号)交还位置,丢掉了第一站的冠军,但这也仅仅是第一站,七冠王第一次感受到了如此接近的威胁。

彼此激烈的争夺延续了当前赛季,第二站,雨后的伊莫拉汉密尔顿罕见低级失误,如果不是拉塞尔与博塔斯惨烈的红旗事故,他不可能追回第二;阿塞拜疆一人爆胎一人重开起步失误。冲突的最高潮来到了银石,第一圈发车后两人展开轮对轮的争夺,汉密尔顿一个内线超越,在没有完全爬头超越的情况下在高速弯中左前轮顶到维斯塔潘右后轮,导致后者右后轮脱出高速冲出赛道并以51个G的速度撞上了轮胎墙,当场赛事干事只判罚汉密尔顿加罚10秒(事实上至少应该是上一档处罚通过维修区)。这次火药味浓郁的赛道事故引爆了舆论,红牛与梅奔车队间关于可变部件的嘴炮,车迷间社交媒体的相互攻击,还有像我这样希望这样戏码多来一点的老帮菜,注定2021年的冠军争夺将在F1这71年的历史中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截止目前的13站,汉密尔顿拿下了巴林、葡萄牙、西班牙、英国银石四个分站冠军,而维斯塔潘夺得了意大利伊莫拉、摩纳哥、法国、两站奥地利、比利时(暴雨终止,只获得一半积分)和刚刚过去的荷兰七个分站冠军,一度在夏休期被汉密尔顿反超的维斯塔潘在主场夺回了领先,而比赛,还有九站……

在关注着激动人心的比赛的同时,我还是要告诉大家,F1是世界上最安全的赛车运动之一,但F1也是充满着危险的。

我失去了我所有的朋友,所有和我同场竞技的顶级车手,都没活下来。 ——Sir Jackie Stewart

在刚刚过去的F1 2020赛季,巴林萨基尔赛道第一战,哈斯车手格罗斯让在变线撞到了科威亚特的左前轮,直直扎进W形钢制护墙,高速撞击导致车身断裂引发巨大爆炸,格罗斯让在烈火中足足待了28秒才在医疗官伊恩罗伯茨和马修及时的灭火器帮助下逃出火海。

无独有偶,2019年的比利时斯帕赛道,F2车手安东·胡贝尔(中国车手周冠宇的队友)在经过著名的红河弯( Eau Rouge+Raidillon:先是一条上坡的右盲弯,紧接着是左弯后进入Kemmal大直道,高速弯道,F1一般全油门通过)发生失控,撞击护墙后回弹,后面盲弯遮挡视线的车手躲闪不及,拦腰撞在F2赛车中段,单体壳完全无法承受这么大的负荷并提供保护,这位法国的天才车手当场死亡,据说现场极为惨烈。而一天之后,他最好的朋友之一,法拉利车手夏尔·勒克莱尔(14年日本站头部重伤去世的车手比安奇是他的教父),在斯帕防守住了汉密尔顿的进攻,夺得了自己职业生涯第一个分站冠军。

无论材料科学发展到什么程度、单体壳多么坚固、Halo的承载力多么惊人,赛车仍然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项目之一。这些飞驰在赛场上的车手们时刻面对的就是生死,但他们依然愿意把自己的车推到极限,在每一个弯角寻求超越的机会。这帮坐在单座方程式赛车上的骑士们,下车后也许他们是彬彬有礼的绅士,但赛场上的他们,永远都不会是乖孩子,而是一群追求极限的疯子。

CCTV:很多人的启蒙都是CCTV,那是正是舒马赫法拉利王朝的高潮,伟大的四停我就是在这里看的。现在解说组合是沙桐和石一瑛, 突出一个国家电视台的氛围。

广东体育:广体主要受众还是粤语区域的朋友们,我个人不太熟悉,因为不懂嘛,但是听人介绍非常不错。

上视五星体育:这可能是现在受众最多的解说组合了,从李兵北极虾的组合到现在李兵、叶飞、周浩然的组合,欢乐的车迷解说风格,不断的段子输出,兵哥负责控场、飞哥和然哥负责专业(飞哥以前是F1速报的主编,然哥以前是ds钛麒,现在在蔚来工作)。周浩然的同声传译可以说是中文解说中最专业的,因为本身就是赛车圈的人,很多专有名词不会翻译错误。目前微信有年卡可以购买观看,或者赛后五星体育在B站官方上传录像(还有好多UP主也会上传)

百闻不如一见,本周末,F1将来到意大利蒙扎赛道,这条高速赛道诞生了无数经典,也注定将继续见证2021年的冠军之争。

机核从2010年开始一直致力于分享游戏玩家的生活,以及深入探讨游戏相关的文化。我们开发原创的播客以及视频节目,一直在不断寻找民间高质量的内容创作者。

我们坚信游戏不止是游戏,游戏中包含的科学,文化,历史等各个层面的知识和故事,它们同时也会辐射到二次元甚至电影的领域,这些内容非常值得分享给热爱游戏的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