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法矛盾牵动欧洲局势

正当北约多国集结多艘航母在大西洋举行联合军演展现“团结”之际,北约内部因人事问题爆发的内讧也浮上台面。近日,英法两国围绕下一届北约秘书长人选展开激烈博弈和交锋。法国总统马克龙坚决反对英国候选人担任北约新任秘书长,英国方面则称马克龙患上了“恐英症”。这一内讧事件不仅反映出英法两国累积的长期矛盾,也透露出两国战略的截然不同。

北约现任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于2014年上任,按规定应于2022年10月1日卸任。不过,由于俄乌冲突爆发,出于欧洲局势考虑,北约各成员国同意斯托尔滕贝格任期延长1年。这意味着斯托尔滕贝格将于2023年9月30日自动离任,北约成员国也因此需提前就下一届北约秘书长人选展开讨论。

然而,英法这两个北约主要成员国却在新任秘书长人选问题上较上了劲。据报道,英国希望本国国防大臣本·华莱士在2023年接任新一届北约秘书长。对此,法国政府直接浇上一盆冷水。法国方面表示,反对任何英国候选人担任下一届北约秘书长,甚至不惜动用否决权。英国对此十分愤怒,该国一名保守党议员直接抨击马克龙患有“恐英症”。

近年来,英法两国在渔业争端、移民问题、对俄关系问题等方面存在很大分歧。尤其是2021年的澳大利亚核潜艇事件,美国联合英国抢夺法国与澳大利亚的潜艇订单,加深了英法两国之间的裂痕。马克龙曾私下称时任英国首相约翰逊为“小丑”,甚至召回驻英大使。

法国文化特性中带有多元化、多边主义基因,倾向于采取独立外交路线,力图展现大国地位。早在1959年,时任法国总统戴高乐便提出“欧洲是欧洲人的欧洲”的地缘政治战略。在欧盟内部,法国一直希望推动欧洲战略自主,摆脱对美国的安全依赖。现任总统马克龙在外交上继承了法国独立自主的传统。他小心翼翼地与华盛顿保持一定距离,也曾直言不讳地批评北约“脑死亡”,并提出雄心勃勃的“欧洲军”计划。

作为岛国,英国最关心欧洲大陆势力平衡,最担心欧洲大陆出现强主,一直奉行离岸平衡和光荣孤立政策。这一政策思维也是英国脱离欧盟的重要历史动因。“脱欧”后的英国,在欧洲成了“孤家寡人”,游走于欧洲主流国际关系圈之外。在此背景下,英国选择继续强化美英特殊关系,更是唯美国马首是瞻,甚至在外交领域全面倒向美国。此次 ,英国推举国防大臣华莱士作为新一届北约秘书长人选,意在帮助美国对欧洲实施最大化控制。

对一心想推动欧洲战略自主的法国来说,北约秘书长一职断然不能落入与美国关系密切的英国人手中,否则只会进一步削弱欧洲的自主性。法国方面认为,英国将按照美国意图行事,不会在乎欧洲的安全。今年2月以来的俄乌冲突也让法国意识到,无论是英国还是美国,他们考虑最多的都是如何增强在欧洲的军事存在,如何在冲突中更多渔利。

按照北约内部惯例,北约秘书长人选需得到所有成员国同意。考虑到法国已明确表示强烈反对,估计由英国人出任新一届北约秘书长的可能性不大,除非两国达成某种意义上的妥协。目前,加拿大、克罗地亚、爱沙尼亚、立陶宛等国均已提名本国北约新任秘书长候选人,预计北约内部将围绕新掌门人选展开更加激烈的博弈。(张小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