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身陷危机 美国无奈收缩 中国影响上升

欧洲身陷危机,穷于应对;美国国力衰退,无奈收缩;中国等金砖国家影响力上升,成为当前国际局势的三大特点。奥地利欧洲和安全政策研究所研究部主任弗朗库·阿尔吉利博士在接受本报专访时,一语破的。鉴于美国和中国都在换届,日本、德国也迎来大选,估计2013年国际局势的基本面不会有“突破性”变化。

欧洲将继续受危机困扰。在经济层面,欧洲虽为应对债务危机做了大量工作,也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希腊等高债务国的危机还没有过去。意大利会否在危机中倒下的不确定性在上升。蒙蒂出任总理后,采取了坚决的节支措施,使政府今年初级预算(不含还贷和利息)盈余超过GDP的3%。蒙蒂也被视为意大利“不倒”的保障。但前总理贝卢斯科尼想重返政坛,并撤回了该党对蒙蒂的支持,蒙蒂被迫表示将辞职,使意大利出现新的变数。法国奥朗德上台后,各项改革迟迟未能到位,失业率超过10%,青年人失业率近25%。如果还不改革,一年后,法国将成为欧洲的“病人”。

在政治层面,英国对欧洲的离心倾向加剧、法国的影响力下降、德国的地位上升。作为欧洲建设发动机的“德法平衡”被打破,德国甚至面临“独家崛起”的战略机遇。对此,德国政界议论纷纷:一种观点主张德国不要独当领导,应继续维护德法平衡;另一种观点主张德国可以担当领导,但必须在欧洲一体化框架内;还有一种观点主张德国可以当“核心欧洲”的头,带领卢比荷奥及北欧国家在一体化道路上先行迈步,积累了成功经验再欢迎条件成熟的国家参与。欧洲还有人指出,现代德国早已脱胎换骨,他们不担心一个强大的德国当领导,他们更担心一个强大的德国不作为。无论在金融还是安全领域,不作为对欧洲是最致命的。看来,德国现政府不会拿出令欧洲人满意的答案。

再看美国。一般认为,奥巴马在第二任期可以有些作为,因为他不必顾虑选票。但实际情况是,共和党掌控众议院,掌控参议院的政治僵局并未打破,奥巴马的重大政策仍受共和党制约。奥巴马能否避开“财政悬崖”,带领美国经济走出低谷,已成为奥巴马执政能力的试金石。

美国外交的目标是维护其在全球的领导地位。奥巴马将有两大外交重点:一是中东地区,是美国的能源基地。奥巴马必将努力维护该地区的稳定与安宁。但以色列、伊朗是该地区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埃及、突尼斯、利比亚、叙利亚等国家也令美国头痛。当地反对旧政权的“革命”,没有走向西方民主,反而导致势力坐大,这不是美欧想要的。面对该地区的复杂局面,美国有些束手无策。另一个重点是亚洲。奥巴马想重建亚洲“再平衡”,这是美国战略东移后提出的一个具体目标。美国有人指出,美在亚洲有日韩菲澳新及印尼和印度等众多盟友,美国是该地区的真正领袖,中国不足惧也。不过,也有人指出,中国虽无盟友,但其在亚洲的影响与日俱增却是不争的事实,美国已不可能无视中国参与制定游戏规则的意愿。弗朗库认为,今后美国对世界的领导将先与中国、欧洲等几个大国磋商,然后再将大国意见提交国际论坛讨论。无论政治、经济、军事,美国都不会与中国全面对抗,全面对抗对谁都不利。中美会在竞争中合作,在合作中竞争。

纵观当今世界,亚洲最有意思可圈可点,这是因为亚洲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要占三分之二。在20国集团中,亚洲国家有6个。而亚洲的发展又要看中国。中国领导人换届后,从迄今情况看,政策延续有保障。这是亚洲和世界的福音。新班子上台以来,改变工作作风,加大反腐力度,给中国政坛吹来一股清风,尤其是习首次出访选择深圳,极具象征意义,令人想起南巡。这是向外界传递出中国将坚持改革开放的信息,回答了外界对中国向何处去的疑问。中国的外交同样受内政影响。之争可能持续影响中日关系。日本迄今没有清算历史,使自己成了右翼势力和美国的玩偶。美国与中国在亚洲竞争,自然不想束缚日本。美中对东盟的争夺会加剧,但东盟不可能走向与中国对抗,这不符合东盟自己的利益。东盟会试图在中美争夺中突出自己的分量,争取更大发言权。

眼下比较沉闷的是欧美与俄罗斯的关系。苏联解体后,俄的影响明显衰退。普京第一次任总统时,能源危机帮助了他,俄的能源大国地位得到重视。现在能源问题下降,俄的影响再度消退。普京从地缘政治考虑,拒绝在欧洲部署导弹防御体系,与美欧闹僵。在天然气管道和能源合作问题上,欧俄再生龃龉。俄曾希望欧洲帮助对其工业和军工进行现代化改造,但欧洲没有理会。此外,俄欧关于互免签证的谈判也无进展,双边关系在许多方面陷入僵局。更糟的是欧美都无对俄战略,无人去考虑解套方案。

环顾全球,中国与德国有许多共同之处:中德都是政治影响力迅速上升的国家;中德都是经济增长有力的贸易大国;中德都主张维护地区稳定,和平解决争端,尤其希望维护中东和平与稳定;中德都愿意帮助非洲发展中国家走上可持续发展之路。这些领域都可以成为中德进行战略合作的领域,并通过合作来提升中德战略关系的质量和内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