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欧洲在这里大规模死亡已成为常态”

美国《》8月16日刊登客座文章《欢迎来到欧洲,在这里,大规模死亡已成为常态》(Welcome to Europe, Where Mass Death Has Become Normal),作者莎莉海登(Sally Hayden)是一名专注于移民、冲突和人道主义危机的爱尔兰记者。文章谈到,在欧洲边界,有大量从非洲横渡的人们死亡,他们为了逃离贫穷与腐败离开家园,寻求稳定生活。但富裕的欧洲国家却在想方设法将移民拒之门外。莎莉反问,“在西方,我们是否还能一边声称相信人权,一边却纵容在边界上侵犯人权的行为?”

8月,在突尼斯(Tunisia)港口城市斯法克斯(Sfax),我和一群人坐在风沙弥漫的公园里。太阳下山时,一个人把瓶盖放在地上,给一只溜向他的流浪猫倒了一瓶盖珍贵的水。这些人是达尔富尔人(Darfuris),他们自称躲过了苏丹的新一轮“种族灭绝”。他们看到武装分子在焚烧房屋甚至是整个村庄,于是纷纷逃命。

在这个公园里有几十个苏丹人(也许有上百人),而全市还有数千人。他们睡在硬纸板上,幸运的话有床垫睡。他们思考着自己的命运,小声地谈论着自己的经历,想知道从哪里可以得到食物。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在等待,等亲戚朋友给钱,等能让他们筹到2000突尼斯第纳尔(约合4700元人民币)的工作,来买一个上船的位置和逃生的机会。我在斯法克斯(距离意大利兰佩杜萨岛约130公里)遇到的每个人都想横渡地中海前往欧洲。他们都知道,自己可能会死于这场横渡。

即便如此,每天都有人离开。有些人从意大利发来欢欣鼓舞的信息,有些人则被冲到海岸边死去。我坐在公园里的那个周末,有三艘船沉没,80多人死亡或失踪。在附近的海滩上发现了10具尸体。上周,据报道有41人在意大利海岸附近的沉船事故中丧生。

在欧洲边界,大规模死亡早已成为常态。自2014年以来,在地中海死亡或失踪的人数已超过27800人,而这很可能是一个被严重低估的数字。今年尤为严重,2000多人在试图前往欧洲的途中丧生,今年6月有一艘船在希腊海岸边倾覆,600人遇难。这就是人权危机、道德危机,尤其是全球不平等的表现。

突尼斯现在是北非移民前往欧洲路线上的首要出发国,聚集在突尼斯的人们有着不同的背景。我遇到了来自布基纳法索、冈比亚、塞内加尔、尼日利亚、索马里、厄立特里亚和利比里亚的人。有些人,比如达尔富尔人,如果成功到达一个安全的国家,很可能会获得国际保护和难民身份。另一些人则可能不会,他们是为了逃离充满腐败和地方性贫困、医疗服务稀缺、儿童死于可预防疾病的地方,寻求机会和稳定生活。而且他们几乎全部来自欧洲的前殖民地。

我遇到了一些希望离开突尼斯的人,他们在突尼斯生活多年,但在该国总统凯斯赛义德(Kais Saied)发表讲话后失去了工作并被驱逐。今年2月,赛义德暗示,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人通过移民“阴谋”改变突尼斯人口构成,引发了一波辱骂和迫害黑人移民的浪潮。

这并没有阻止欧盟寻求与赛义德达成遏制移民的协议:作为“边境管理”的回报,欧盟将向突尼斯提供1.18亿美元,并承诺提供更多援助。对欧洲领导人来说,突尼斯的残暴——7月初,1000多名撒哈拉以南非洲人在斯法克斯被围捕,在没有食物和水的情况下被丢弃在利比亚边境——与其合作意愿相比可能并不重要。

当地时间2023年8月12日,突尼斯斯法克斯,突尼斯海岸警卫队执行了一项打击非法移民的行动,非法移民试图通过地中海抵达欧洲。

30岁的塞拉利昂人艾莎班古拉(Aisha Bangura)坐在斯法克斯一棵橄榄树下的床垫上,从一位朋友的头发上抠出虱子。她的小女儿正和其他四个孩子在沙地上玩耍,用空食品罐当玩具。她指着小女儿说,她的丈夫死在利比亚的沙漠里,他们在沙漠里连续走了九天。在塞拉利昂,去年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461美元,班古拉女士曾经卖过橘子,但后来生意没了。她说:“我没有工作,我没有钱做生意。”

近年来,非洲大部分地区的经济状况因新冠和乌克兰战争而恶化。在第一次封锁期间,我住在乌干达北部,亲眼目睹了人们微薄的积蓄蒸发,迅速开始挨饿。去年,在塞拉利昂,我见到了生活费用危机导致的致命抗议。气候变化让一切变得更糟。在尼日尔,气候变化加剧了人们的营养不良;在索马里,气候变化导致了近乎饥荒的局面。

面对这些苦难,富国正夯实其边界。在英国,政府通过了一项严苛的法案,阻止难民申请国际保护,并计划将寻求庇护者安置在一艘漂浮的驳船上。欧洲官员大谈“打破偷渡者的商业模式”,但他们的言辞忽略了一个事实:偷渡者仅仅只是想满足一种需求。作为一名欧洲人,我曾在没有签证的情况下从爱尔兰飞往突尼斯,而与我不同的是,许多非洲人没有安全途径前往欧洲。

围绕移民问题的辩论通常集中在如何将无权无势的人拒之门外,而不是提出更广泛的、更与人类生存相关的问题。在西方,我们是否还能一边声称相信人权,一边却纵容在边界上侵犯人权的行为?我们是否能容忍为阻止人们进入领土而犯下的罪行?难道来自被我们长期剥削的国家的人不应该有权从我们这里受益吗?

移民以及西方对此的反应,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典型的事件之一。目前,这是一个灾难与死亡、残酷与共犯的故事。我们迫切需要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