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地区形势面临多场“大考”

武装冲突、能源危机、物价飙升、工业低迷、经济衰退、政治极化……2022年,欧洲陷入重重危机,长期唯美国马首是瞻的欧洲在多个领域付出惨痛代价。当前,欧洲处在治乱与进退的十字路口上。于欧洲而言,2023年将是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也是面临诸多考验的一年。如何再造和平与重塑安全,确保能源安全与经济重构,实现社会稳定和政治变革等,都是未来欧洲亟须解决的问题。

首先,在安全与防务领域,欧洲国家的危机意识不断增强,不少国家积极倡导和强化“战略自主”理念,试图提升一体化防务能力。2022年,欧盟将组建快速反应部队写入欧盟理事会“战略指南针”行动计划,多个欧洲国家签署“欧洲天空之盾倡议”,多国不断加大军费投入力度。不过,由于欧洲各国防务政策存在较大差异,内部协调机制并不顺畅,各国之间的矛盾和利益冲突以及实力与目标间的差距等多种因素,都将对未来欧洲防务自主建设构成极大制约。如德国虽然宣布大幅增加军费投入,但并未优先支持欧洲本土战斗机项目——欧洲“未来空中作战系统”,而是大批采购美国F-35战斗机,引发法国强烈不满,并推迟原计划于2022年11月召开的法德内阁联席会议。与此同时,中东欧国家特别是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对欧盟战略自主持怀疑甚至反对态度。北欧中立国芬兰和瑞典,也正式向北约提出加入申请。这些都表明欧盟内部关于欧洲安全的“欧洲主义”和“大西洋主义”之争还将持续,在北约的集体安全模式将重新主导欧洲的背景下,欧盟内部力量格局还将发生重大变化。2023年,欧洲在战略自主建设和防务一体化进程方面将面临巨大挑战。

其次,在能源与经济领域,能源危机和持续通胀将导致欧洲经济发展前景持续恶化。2022年欧俄之间的制裁与反制裁斗争,触及欧洲经济核心——能源供给,并逐渐蔓延至民生领域,加速欧洲经济结构的重组。2023年,影响欧洲经济复苏的外部负面因素还将继续存在,能源危机、通胀高企、制造业萎缩等多重压力,将继续阻碍欧洲经济复苏。根据国际能源署最新发布的《欧盟在2023年如何避免天然气短缺》报告,欧盟在2023年将面临近270亿立方米天然气潜在短缺,约占欧盟天然气基准总需求的6.8%,给欧洲能源供应形势敲响警钟。为此,欧洲将不得不一边提升进口来源的多元化和稳定性,一边应对能源高成本对经济和财政的冲击,同时还要在绿色转型和气候变化领域确保其领导地位。而持续的能源高成本又将进一步强化高通胀等问题,再加上人口老龄化、难民及非法移民危机、国际竞争力下降等一系列老问题,欧洲想要实现可持续的供应安全并同时推进能源结构的合理转型,前路充满挑战。

最后,在社会与政治领域,民众不安和不满情绪上升将冲击欧洲国家的社会稳定与政治变革。在欧洲内部经济结构性问题积累、外部输入性通胀因素不减的背景下,经济问题将引发更多社会和政治问题,使得欧洲社会一贯标榜的多元主义和文化包容面临严峻挑战。随着民众不安和不满情绪的上升,欧洲政治保守化和民粹化或将更加严重,极右翼民粹势力将趁机抬头,对多国主流政治形成巨大冲击,也使得多国政治显现“右转”趋势。2022年,法国极右政党所获议席大幅上升,执政党被迫组成少数政府;意大利右翼政党兄弟党在议会选举中成为第一大党;瑞典右翼政党在议会选举后跃升为第二大党。这些国家如何面对右翼势力带来的政治冲击,能否在坚持原有政治立场和融入政治体制间保持平衡,关系到欧洲未来政治生态的发展走向,欧洲也将面临各方政治势力激烈博弈的动荡态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