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苏联“心脏”现在的欧洲“子宫”乌克兰是如何堕落的?

这就很奇怪了,战争的时候不是更应该保护妇女儿童让他们先撤退吗,为什么这些孕妇要执意回到乌克兰呢?

这一切还要从苏联解体说起,不要看乌克兰现在经济水平落后,军事实力孱弱,要知道在1991的时候乌克兰可是全球拥有核武器的第三大国。

虽然这家人很富有,但是他们人心涣散。解体之后,乌克兰的一些国有企业基本上全部私有化,这就产生了一些庞大的金融资本控制着国民经济和国家政权,他们被人们称之为寡头。

正是由于这些寡头们,他们最先贱卖了乌克兰的资产给西方国家,而他们则把换到的真金白银全部转移出去。这一下就拉垮了乌克兰的经济。

最要命的是,这些寡头们回过头来又成为了西方资本在乌克兰的代言人,意思就是说他们不但把家里的东西卖了,还领着贼进来搜刮。

乌克兰为了自救,想着断尾求生不料竟是羊入虎口了。乌克兰的首任总统克拉夫丘克是一个没有什么政治经验的总统。

面对解体后的乌克兰他无从下手,他并不知道应该怎么控制国内经济。因为这个家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亲美派,非常羡慕美国的生活。

工业没了,大批工人就直接失业了,突然而来的失业让乌克兰毫无准备,于是连农业也被荒废了。后来克拉夫丘克觉得这个时候想要加入北约寻求救助。

于是北约那群国家开始商量,如果乌克兰想要加入我们就要销毁核武器,而且此时美国还承诺给乌克兰3亿美元的经济援助。

只看到了眼前既得利益的克拉夫丘克,头脑一热就拍板定了:让我们一起销毁核武器,把乌克兰变成一个纯净的国家。

那时的乌克兰拥有176枚洲际导弹,大约有1300枚的核弹头,其他杂七杂八的核武器加在一起一共约有5000枚。这么多的大杀器就这样被头脑不清楚的克拉夫丘克一股脑给销毁了。

不仅如此,这位头脑发晕的总统还陆续将一万多辆的坦克,1500架的飞机,350艘军舰不是送人就是卖掉了。

为什么要都处理掉了呢,难道是不过了吗?因为乌克兰为了维护这些大件的武器一年就需要支出300亿美元,但是当时乌克兰一年的收入也就600亿美元,换句话说就是养不起了。

就算是养不起了,乌克兰也可以留下一部分武器大炮啥的,保留这些高端的武器制造业,以后肯定还有翻盘的机会。

这一出整完之后,乌克兰高高兴兴地等待北约大家庭的拥抱呢,谁知北约说了,“许我们再研究研究”。

其实仔细想一想,北约不可能让乌克兰加入他们的大家族的。因为乌克兰如果加入北约的话,就等于在俄罗斯的脑门上架了一门大炮,那就是跟俄罗斯宣战啊,北约精着呢!

其实乌克兰最大的错误就是妄想着把自己的安全交到别人的 手中,所以说一步错步步错,为了最初的错误,乌克兰可以说是赔上了半条命。

既然北约一时半会儿进也进不去,那为什么不发展农业呢?要知道乌克兰的黑土地,可是仍上面什么就张什么的肥田沃土啊!可是乌克兰却偏偏倒行逆施,觉得有一个产业来钱更快,那就是。

一、2000年乌克兰正式在法律上确定了的合法地位。乌克兰的经济地位已经大不如前,这时它与美元的兑换比例已经到了28比1。人民生活水平急剧下降,就要想办法缓解经济压力。

乌克兰的性产业非常的发达,虽然性产业在乌克兰依然不是合法的,但是从政府的态度来看,他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性产业本就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产业,但是这个时候就有人想到了。因为一次得到的费用可比性产业多得多。

而一个女性如果的话,每周的营养费就要达到2300美金,这还没有算上最后拿到的津贴。可以说女孩子一次就可以养活一大家子。

乌克兰更是因为这一行业养活了更多的就业者,所以上到国家领导下到平头百姓,都很支持,甚至有的丈夫也会鼓励妻子去做这一行。

任何事只要得到国家层面上的支持,就等于它已经成功了一半,所以就在乌克兰悄无声息的生根发芽长成了苍天大树。相应的乌克兰的成熟度也很高,它能满足任何条件的顾客。

我们都知道亚洲的一些国家比如说泰国、缅甸、印度都会有产业,然而拥有核心竞争力的只是乌克兰。

因为在乌克兰的价格最低,在其他国家一次最少需要50万人民币,而在乌克兰只需要20—30万人民币就可以办成。而且费用是到最后结算的,不成功不收取费用。

乌克兰的是有套餐的,你可以选择平价套餐也可以选择贵族套餐,根据出价不同,你可以选择妈妈的学历,长相,身高,谈吐。顾客不但可以选择妈妈,还可以定制孩子。

就是说客户可以定制婴儿的性别,单胎或者双胎,甚至是血型。同时婴儿的状况会在每次产检的时候也会让客户知道,中间如果有任何异常情况就会终止妊娠。

所以在乌克兰机构会最大程度地满足客户的需求,真正的顾客至上。于是乌克兰就一步步成为了者的天堂,那些西方的有钱人就会来到乌克兰寻找的母亲。

所以就有文章开头所说的,那些即将临盆的孕妇被迫返回乌克兰首都基辅的地下室待产。然而这远远没有结束,这期间如果客户因为战争无法来到乌克兰接走新生儿,这些孩子将被遗弃。

“千万不要以为你的身体就是你的。”这句是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罗翔说的。我觉得用在乌克兰妇女身上更为贴切。

在这里女性不得不被迫沦为生育工具。特别是贫困地区的妇女被告知他们有两条道路可选:或者卖淫。所以说女性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他们挣扎在生或者死的边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