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西方“童话”的乌克兰成了欧洲的子宫和妓院

根据俄媒报道,乌克兰军方动用铁路将大约200辆坦克和装甲车送往了顿巴斯地区。乌克兰民众也在靠近顿巴斯地区的车站和铁路线上,拍摄到了满载着坦克、火炮、军车的列车。

虽然这几年,乌克兰军队与东乌民兵之间的小规模冲突就没断过,双方也是互有伤亡,但如此大规模的兵力调动,却是极为罕见的。据最新消息乌克兰八个旅的兵力开赴前线后突然按兵不动。

这八个旅,是乌克兰最后的家底,除此之外,美国防长奥斯汀也向乌克兰承诺,会协助对抗俄罗斯侵略,其实就是将乌克兰当成封锁在俄罗斯一线的炮灰。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乌克兰是个以盛产美女闻名的国家,这里的女孩儿皮肤白皙,身材高挑,是各国模特行业的宠儿。然而光鲜的外表背后,乌克兰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欧洲的最大红灯区和中心。特别是最近几年,人们还给乌克兰起了一个新外号——欧洲子宫。

2006年,亲西方的乌克兰政府把卖淫从刑事犯罪降为行政处理。一个被抓了,顶多在局子里蹲几天,罚上20欧元(160元人民币)就算完事。由于犯罪成本比违章停车的罚款还低,乌克兰的色情产业在这十几年来发展的繁荣“娼”盛,大量年轻女孩投身其中。

特别是在2012年欧洲杯期间,大量欧美客人纷至沓来,让乌克兰的皮肉生意一度十分火爆。会英语的女性最为抢手,一次出台的价格就高达248美元(合人民币1686元),如果只会乌克兰语,就只能挣100美元左右。

当时基辅各地的酒吧中,男球迷们甚至不用开口,就会有年轻的乌克兰女孩儿们主动过来搭讪,洽谈好价格之后,便共赴温柔乡。

其实很多乌克兰女孩儿白天也有一份正式工作,比如收银员之类的,但一天要干12个钟头,而且一个月只能赚220美元(1500元人民币)左右。这么低的收入,别说是在物价高昂的欧洲了,就是在亚洲也难以生存。

所以一到晚上,女孩儿们就衣着暴露的站在街边,等待嫖客们前来猎艳,这样每天至少都多赚100美元。

以目前法定最低工资计算(不到1000元人民币),除了首都基辅的平均工资能够越线元上下),乌克兰大多数地区连这个标准都达不到。

一个乌克兰警察的月收入也不过如此了,还经常不能按时发放。所以警察们会跟皮条客暗中交易,只要每个月能上交1万多的保护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随着俄乌边境冲突爆发之后,乌克兰的客源越来越紧张了,很多西欧嫖客为了活命都不愿再来这里了。皮条客为了多赚点外汇,甚至就会把女人像猪仔一样卖到中东和南欧,这其中市场最大的就是土耳其。

当时有不少女人以“乌克兰媳妇”的名义被绑到土耳其的地下红灯区。由于土耳其人与斯拉夫人历史上矛盾颇深,很多嫖客会把在床上蹂躏、虐待乌克兰女人当作是报复手段,以发泄心中的。为了生存,乌克兰女人们也不得不屈服于生活压力之下,成为这些外国男人的廉价泄欲工具。

国际移民组织2015年做过一个统计:在国外不定期工作的乌克兰人比例达到了惊人的41%,其中有数十万人从事的是海外的非法易,她们当中80%的人在出国前是失业状态。一旦她们到达目的地,皮条客就会没收护照,将其困在妓院,而这些女人每天要接几十位客人,只要拒绝或者逃跑都会遭到毒打,命运十分凄惨!

联合国的报告显示“每四个欧洲的性工作者,就有一个乌克兰人”。乌克兰官方却说只有17%的感染了艾滋,可谁都知道,实际人数要比这多得多,因为39%的在卖淫过程中是不用避孕套的。她们并不是不知道安全套的重要性,而是架不住客人经常有特殊癖好。有时只要嫖客愿意多给点钱,这些女人为了温饱就会屈从。

久而久之,整个国家就成了HIV病毒的“培养室”。现在,乌克兰已经是欧洲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在乌克兰4600万国民中,有1%感染了艾滋病,这个指标远超所有独联体国家,甚至与一些非洲国家不相上下。而得病的女性出于耻辱和贫困,也无法就医,甚至为了再多赚点钱还要继续带病工作。

看到本国女人通过卖身来换取温饱,乌克兰那群丑陋的政客们非但无动于衷,反而恬不知耻的利用这些女孩的身体,催生出了另外一个特殊行业——国际产业,也就是为其他国家的人生孩子。

要知道这个行业在很多国家都是严控甚至非法的行业。即便是在一些开放的西欧国家看来,这也是一个非常不雅且违背伦常的行业。但新上台的乌克兰政府为了增加财政收入,大幅度降低了行业的政策成本,让乌克兰的产业,以极低的价格横扫国际市场,成为了乌克兰政府赚取外汇的一大来源。

她们的价格能低到什么程度,低到了仅需30万元人民币就可以获得一个孩子,而哪怕你是在东南亚国家,也需要50万元人民币左右。虽然乌克兰人是白种人,但这么低的价格,不仅吸引了大量欧美客户前来乌克兰生孩子,甚至吸引了很多亚、非、拉客户。特别是这两年来业务暴涨10倍之后,乌克兰已经慢慢从欧洲子宫,变成了“世界子宫”。

为了生存她们争先恐后的进入了这个行业,甚至很多已婚女子的丈夫因为收入过低,也很无奈的让自己老婆去给别人生孩子……

乌克兰是个颇受上帝眷顾的国家,占据着世界三大黑土地之一,历史上有“欧洲粮仓”的美誉。在苏联各加盟国中,乌克兰人均教育程度最高,制造业和工程技术最发达。当年“库兹涅佐夫”航母、安-225、T80坦克和“天顶”运载火箭,包括咱们辽宁号的前身都由这个国家制造。

苏联解体时乌克兰获得了第二多的遗产。按照常理,如此“天赋异禀”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但短短二十年之间,乌克兰就经历了两起“”,也正是这两次“革命”,彻底改变了这个国家的命运:

2004年,亲西方反对派以选举舞弊为由,发动“橙色革命”推翻亲俄政府,这是乌克兰的第一次。

为了讨好街头者,反对派全盘否定了前政府的经济政策,转而实行高福利,把2005年政府预算中的80%用于社会福利支出。

这种“发红包”的做法直接导致了乌克兰的工业生产增长率,在短短一年之内从12.5%掉到了3%,固定资产投资减少90%,拖欠的工资总额增长了15.9%,紧随其后的就是失业潮爆发。到2009年,乌克兰的人均收入已经不及俄罗斯的三分之一,成为了独联体国家中表现最差的一个。

1988年苏联解体前,乌克兰的人均GDP就高达1449美元了,当时中国只有283美元,乌克兰是我们的5倍。但2018年中国的人均GDP是9770美元,乌克兰只有3095美元,我们是乌克兰的3倍。

至于总量,那就更是云泥之别了。乌克兰在这一年光荣的成为了欧洲第一穷国,甚至比摩尔多瓦还穷,腐败程度欧洲第一。谁会想像到当年社会主义的天堂,竟能倒退到这种地步!

这次“革命”造成了5000多人死亡,上万人受伤,百万人流落成难民。它唯一的成果,就是寡头们都挤进入了中央政府,总统、内务部长、财政部长、农业部长、经贸部长、能源部长等一把手,或是亿万富翁,或是大型企业的总裁。

当时一个仅450人的议会,就有400人是百万富翁。这些人上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国库里33吨的黄金送到美国“保管”。

上一次后,反对派政府大发红包,搞垮了经济。这一次为了讨好者,直接让负责平暴的“金雕”特种部队当众向暴徒下跪道歉。心寒的官兵们一气之下弃乌入俄。

5月30日,前金雕部队代表直接在莫斯科宣誓效忠于俄罗斯。而乌克兰政府仍沉迷于清算亲俄政敌,否定“卫国战争”,大搞去苏联化。对于国内的经济、民生等真正重要的问题却束之高阁。

按照西方策划的道路走了30年,老百姓的福利却连苏联时代的水平都达不到。经济疲软加上就业市场萎缩,让年轻人只能到其他国家讨生活。

当“革命”激情褪去之后,社会的动荡、经济的后退、寡头财阀的横行让乌克兰人民看不到祖国的希望。于是越来越多的底层劳动者开始变得自甘堕落,整个国家醉鬼遍地、到处是和瘾君子,还有一批新纳粹崇拜者。

照片上的这位姑娘名叫达吉亚娜。自从失业后,她就堕入了卖淫行业。因为长期吸毒,她的腿已经大面积感染溃烂。尽管如此,毒瘾仍然促使她每天在自己已经伤痕累累的腿上扎针。她有个11岁的儿子,儿子知道妈妈是吸毒者,却不愿意“谈论这些”。像这样的家庭在乌克兰比比皆是。

现在的乌克兰,说是人间地狱一点也不为过。可正当它的人民生活如此艰困之际,乌克兰政府仍然没有从“民主自由”中清醒。

2018年乌克兰国有财产基金还要继续将100家控制国家命脉的国企私有化,这其中包括中央电力公司、敖德萨港口工厂等若干能源企业。试问人民能从中得到任何好处吗?不!他们什么也得不到,能够获利的只有西方跨国集团和国内的寡头,他们最终会通过控制乌克兰的命脉企业,彻底控制这个国家。

普京的态度很明确,绝对不能让乌克兰好过。乌克兰一旦加入西方阵营之后,北约的导弹就能架在距离莫斯科400公里的地方。普京绝对不能允许这一切出现,无论乌克兰从西方那里拿到了多少好处,涨了多少实力,但普京绝对都要摁住他。

乌克兰的局面也很难,就算他跪在地下想要加入西方,但美国也不会正眼瞧他一下,美国从来都不想真正结交乌克兰,只是想把它当作牵制俄罗斯的一颗棋子。

倒向西方两次,这个国家一次比一次更烂,与俄罗斯交恶,但一直到2018年,俄罗斯都还是乌克兰最大的贸易伙伴(最近两年转为某东方神秘大国了)。

看现在的乌克兰,其实就像之前的中华民国差不多,幻想着倒向列强,却一次次被当作羔羊,在各派利益之间摇摆,却眼见着整个国家绝望的滑落深渊。

还是老蒋之前说的那句话,苏联真是一位好大哥,他不仅是我们工业化的领路人,而如今,他已经离开整整三十年了还在警醒我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