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右翼保守主义为何迎来新一轮崛起潮

近两年,欧洲的右翼保守主义政治力量迎来了新一轮崛起潮,其中荷兰极右翼政党“自由党”在11月22日举行的大选中夺得第一大党地位,以23.7%的得票率将其议席增加一倍以上,成为欧洲当前政治右倾化转向的标志性事件,而这一趋势也将给欧盟及各成员国未来发展走向带来深远影响。

欧债危机以来,在经济危机打击国家福利体系可持续性的背景下,欧洲迎来了一股极右翼崛起浪潮,德国选择党、意大利联盟党等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此后,欧洲经历2015年难民危机的冲击,极右翼保守势力继续打着反移民旗帜崛起,英国2016年公投脱欧很大程度上就是民众对精英政治和布鲁塞尔技术官僚无法解决其现实关切的怨气大爆发。此后,新冠疫情进一步加剧了欧盟民众对经济状况及社会公共服务的不满,但部分国家也出现了中左翼政党的短期性复苏,德国选择党在2021年大选中中断了十几年来不断攀升的势头。然而,近两年在多重危机影响下,欧洲再次出现极右保守力量群体性崛起的趋势。

新一轮崛起首先体现在多国选情持续右转,2022年以来法国、意大利、瑞典、芬兰、荷兰、斯洛伐克等国大选中,极右势力均出现支持率大幅攀升甚至不断刷新这些政党的历史最好选情。法国近期民调显示极右民联盟以28%的支持率成为最受欢迎政党;西班牙7月大选中右翼人民党以33.05%的得票率成为第一大党,极右翼呼声党跻身第三大党;德国最近民调显示选择党民意支持率已经超过社民党和绿党。其次,越来越多的右翼或极右翼政党走上执政的道路,意大利兄弟党梅洛尼领导的政府成为意大利战后最右翼、最具保守主义的政府,芬兰人党、意大利联盟党等政党成为各自国家内阁常客,选择党已在德国地方政府取得执政突破。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研究认为,近32%的欧洲人希望把票投给反体制的政党。

从历史上看,经济低迷和难民问题是欧洲右翼抬头的两大导火索,而目前欧洲在这两方面同时承压。经济上,乌克兰危机以来欧洲的能源危机、通胀危机的负效应不断释放,企业生产、居民消费以及对外贸易都承压巨大,经济向失速甚至衰退方向滑落。第三季度,德国、捷克、丹麦等11个欧盟成员国出现经济环比负增长,欧盟委员会预计2023年欧盟和欧元区GDP增长率均为0.6%,均比夏季预测低0.2个百分点,德国等7个国家将出现负增长。与此同时,其他经济指标亦不乐观,2023年9月欧元区失业率升至6.5%,环比上升0.1个百分点,各国公共债务水平在财政开支扩大以及欧洲央行加息至历史高位的背景下,“爆雷”概率日渐上升。经济持续下行,欧洲民众自身购买力下降、就业难以保证,对社会福利可持续性日益担忧,在此背景下,民众对欧盟机构及传统政党掌控的各国政府怨气陡增,呼唤国家能对经济面临的挑战给出有力回应。

从难民问题看,反对欧洲接纳难民是具有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色彩的极右翼政党的招牌主张,而2022年以来欧洲周边地缘局势动荡带来的难民压力升级,使得整个社会对此产生普遍性担忧。欧盟庇护机构 (EUAA) 指出,2022年欧盟共收到96.6万份庇护申请,为2016年以来新高,2023年上半年收到的庇护申请近54万份,同比增长28%。难民的增加不仅加剧了各国在安置上的财政负担,也加剧了外来者与本土居民在就业、社会福利与宗教文化等领域的摩擦。与此同时,巴以新一轮冲突也使得犹太群体、欧洲白人和群体间的矛盾与文化冲突全面爆发,恐惧症及种族主义的蔓延与反移民思潮交织,给极右政治添加了更多燃料。

在危机连番冲击之下,欧洲主流政治不得不向更右翼的主张妥协,如德国三党联合政府近期提出的难民新政可谓这一领域的“时代转折”,中右翼的欧洲人民党甚至谋求与意大利兄弟党加强合作来壮大其明年欧洲议会选举的声势。随着欧洲明年进入包括欧洲议会选举在内的罕见大选年,其政治右转倾向恐将更为明显,欧洲在经济、移民乃至对外关系上将因政治分化而产生愈发明显的立场撕裂,欧盟一体化的进程恐遇更强的迟滞性力量。

近两年,欧洲的右翼保守主义政治力量迎来了新一轮崛起潮,其中荷兰极右翼政党“自由党”在11月22日举行的大选中夺得第一大党地位,以23.7%的得票率将其议席增加一倍以上,成为欧洲当前政治右倾化转向的标志性事件,而这一趋势也将给欧盟及各成员国未来发展走向带来深远影响。

欧债危机以来,在经济危机打击国家福利体系可持续性的背景下,欧洲迎来了一股极右翼崛起浪潮,德国选择党、意大利联盟党等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此后,欧洲经历2015年难民危机的冲击,极右翼保守势力继续打着反移民旗帜崛起,英国2016年公投脱欧很大程度上就是民众对精英政治和布鲁塞尔技术官僚无法解决其现实关切的怨气大爆发。此后,新冠疫情进一步加剧了欧盟民众对经济状况及社会公共服务的不满,但部分国家也出现了中左翼政党的短期性复苏,德国选择党在2021年大选中中断了十几年来不断攀升的势头。然而,近两年在多重危机影响下,欧洲再次出现极右保守力量群体性崛起的趋势。

新一轮崛起首先体现在多国选情持续右转,2022年以来法国、意大利、瑞典、芬兰、荷兰、斯洛伐克等国大选中,极右势力均出现支持率大幅攀升甚至不断刷新这些政党的历史最好选情。法国近期民调显示极右民联盟以28%的支持率成为最受欢迎政党;西班牙7月大选中右翼人民党以33.05%的得票率成为第一大党,极右翼呼声党跻身第三大党;德国最近民调显示选择党民意支持率已经超过社民党和绿党。其次,越来越多的右翼或极右翼政党走上执政的道路,意大利兄弟党梅洛尼领导的政府成为意大利战后最右翼、最具保守主义的政府,芬兰人党、意大利联盟党等政党成为各自国家内阁常客,选择党已在德国地方政府取得执政突破。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研究认为,近32%的欧洲人希望把票投给反体制的政党。

从历史上看,经济低迷和难民问题是欧洲右翼抬头的两大导火索,而目前欧洲在这两方面同时承压。经济上,乌克兰危机以来欧洲的能源危机、通胀危机的负效应不断释放,企业生产、居民消费以及对外贸易都承压巨大,经济向失速甚至衰退方向滑落。第三季度,德国、捷克、丹麦等11个欧盟成员国出现经济环比负增长,欧盟委员会预计2023年欧盟和欧元区GDP增长率均为0.6%,均比夏季预测低0.2个百分点,德国等7个国家将出现负增长。与此同时,其他经济指标亦不乐观,2023年9月欧元区失业率升至6.5%,环比上升0.1个百分点,各国公共债务水平在财政开支扩大以及欧洲央行加息至历史高位的背景下,“爆雷”概率日渐上升。经济持续下行,欧洲民众自身购买力下降、就业难以保证,对社会福利可持续性日益担忧,在此背景下,民众对欧盟机构及传统政党掌控的各国政府怨气陡增,呼唤国家能对经济面临的挑战给出有力回应。

从难民问题看,反对欧洲接纳难民是具有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色彩的极右翼政党的招牌主张,而2022年以来欧洲周边地缘局势动荡带来的难民压力升级,使得整个社会对此产生普遍性担忧。欧盟庇护机构 (EUAA) 指出,2022年欧盟共收到96.6万份庇护申请,为2016年以来新高,2023年上半年收到的庇护申请近54万份,同比增长28%。难民的增加不仅加剧了各国在安置上的财政负担,也加剧了外来者与本土居民在就业、社会福利与宗教文化等领域的摩擦。与此同时,巴以新一轮冲突也使得犹太群体、欧洲白人和群体间的矛盾与文化冲突全面爆发,恐惧症及种族主义的蔓延与反移民思潮交织,给极右政治添加了更多燃料。

在危机连番冲击之下,欧洲主流政治不得不向更右翼的主张妥协,如德国三党联合政府近期提出的难民新政可谓这一领域的“时代转折”,中右翼的欧洲人民党甚至谋求与意大利兄弟党加强合作来壮大其明年欧洲议会选举的声势。随着欧洲明年进入包括欧洲议会选举在内的罕见大选年,其政治右转倾向恐将更为明显,欧洲在经济、移民乃至对外关系上将因政治分化而产生愈发明显的立场撕裂,欧盟一体化的进程恐遇更强的迟滞性力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