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吉亚总理告乌总统诫泽连斯基不要干涉格鲁吉亚内政:先顾好自己国家 格鲁吉亚会处理好国内的事情

【环球网报道】综合路透社、塔斯社等多家外媒13日报道,格鲁吉亚上周爆发的抗议活动也引起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注意。格鲁吉亚总理加里巴什维利当地时间12日接受该国媒体采访时,告诫泽连斯基不要干涉格鲁吉亚国内政治局势。

路透社提到,格鲁吉亚上周爆发抗议,抗议者反对该国议会此前通过的《外国代理人法案》。随后,泽连斯基感谢一些抗议者在抗议活动中挥舞乌克兰国旗,他还祝愿格鲁吉亚取得“民主上的成功”。

塔斯社称,谈及泽连斯基对格鲁吉亚抗议活动的回应,加里巴什维利12日接受格鲁吉亚媒体采访时称,“当一个处于战争中的人抽出时间对数千人在这里发起的破坏活动作出回应时,这直接证明了他也参与其中,并且存在希望这里也发生什么或有所变化的动机”。

报道称,加里巴什维利还称,乌克兰政府应该“先顾好自身和自己的国家”,格鲁吉亚会处理好国内的事情。他说,乌克兰政府对格鲁吉亚“未被卷入”俄乌冲突感到不满。

路透社报道称,谈及俄乌冲突,加里巴什维利还称,“我想祝愿每个人,(希望)这场战争能及时结束、实现和平”。

格鲁吉亚本月7日和8日经历了一场严重的骚乱。一些抗议者举着标语,挥舞着美国、欧盟和乌克兰国旗,数次冲击格鲁吉亚议会,以抗议议会此前通过的《外国代理人法案》。在议会遭到暴力冲击以及经历了两天的骚乱后,格鲁吉亚执政的“格鲁吉亚梦想-民主格鲁吉亚”党9日决定撤回《外国代理人法案》。尽管格鲁吉亚政府和执政党表示该法是仿效美国的类似法案,但曾经把本国冲击议会行为称为“暴乱”的美国和欧洲等西方国家却公开支持抗议者,声称法案“受克里姆林宫启发”,并威胁对格政府和执政党进行制裁。今年是格鲁吉亚爆发“玫瑰革命”20周年,不少分析担忧格可能再次爆发“”。俄《观点报》9日引述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议员克里莫夫的话称,格鲁吉亚正在进行一次“独立的考试”。“如果它有真正的主权,它必须捍卫自己的独立。如果考试失败,格鲁吉亚有可能成为第二个乌克兰。”

2021年3月俄罗斯和乌克兰因顿巴斯问题一度剑拔弩张,到了5月乌克兰政府已经愿意和俄罗斯进行和谈。结果美国总统拜登的代表到乌克兰后,乌总统泽连斯基就立马转变态度开始对俄罗斯强硬。

神奇的是此时在乌克兰任州长的格鲁吉亚前总统萨卡什维利,居然在电视节目中公开劝告乌克兰不要轻信美国的承诺,不要重蹈当年自己的覆辙。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当年萨卡什维利轻信美国的承诺,给自己和整个格鲁吉亚都带来了巨大灾难。可今天仍然有许多人对此置若罔闻,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西方国家的空头支票上。

说此话的前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网友们戏称为“刷卡时为零”。他因主动挑起俄格战争而变得家喻户晓,却在失败后被赶出格鲁吉亚只得流亡乌克兰。

格鲁吉亚位于高加索山南部同俄罗斯接壤,是黑海东岸的重要国家。在16世纪之后随着俄罗斯帝国的发展壮大,为同奥斯曼帝国争夺黑海控制权征服了格鲁吉亚。

但是由于沙俄政府的残暴统治不得人心,之后200年格鲁吉亚一直存在着反抗俄罗斯的力量。1917年十月革命之后格鲁吉亚独立又作为加盟共和国加入苏联,可苏联时期社会主义制度也未能消弭格鲁吉亚同俄罗斯之间的矛盾。以至于出生格鲁吉亚的苏联领导人斯大林,都不得不严厉打击格鲁吉亚国内的分裂势力。

到了1991年苏联解体前夕格鲁吉亚率先宣布独立,但是格政府马上就发现其自身也面临着解体的危机。原来在格鲁吉亚境内和俄罗斯联邦隔着高加索山,分别有一个南奥塞梯共和国和一个北奥塞梯共和国;二者民族成份高度相近且整体亲俄。所以格鲁吉亚独立之后,南奥塞梯也想独立或者加入俄罗斯联邦。

在经过了暴力冲突之后,1992年由俄罗斯,格鲁吉亚和南北奥塞梯共同成立委员会监督停火以实现和平。之后格鲁吉亚不招惹俄罗斯,当时身处严重内忧外患的俄罗斯也根本不想和格鲁吉亚闹矛盾。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冷战结束后西方国家明知俄罗斯综合国力不及苏联的十分之一,仍然对其穷追猛打试图将其彻底肢解成数个小国。

俄罗斯和格鲁吉亚因为历史和南奥塞梯问题发生冲突,自然成为了西方政客眼里的天选之子。同时格鲁吉亚自独立之后政府腐化严重,引起了国内民众的强烈不满。2003年年仅36岁的萨卡什维利作为格鲁吉亚反对派的领袖,在美国的幕后支持下成功在首都第比利斯发动了“玫瑰花革命”,随后其领导的党在大选中获胜。

萨卡什维利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逆袭成为总统,其非常清楚幕后老板是谁,所以在上台之后,格鲁吉亚全面反俄亲西方,甚至从法国借了法国驻格鲁吉亚大使来担任格鲁吉亚的商务部长。之后萨卡什维利及其幕僚在西方的支持下大规模扩军,扬言武力解决南奥塞梯问题。

然而萨卡什维利根本没有注意到,格鲁吉亚的经济是离不开俄罗斯的。2006年初俄罗斯向输送到格鲁吉亚输送天然气的管道遭到破坏,萨卡什维利将矛盾指向俄罗斯。

3月初俄罗斯总统普京就还以颜色,宣布对格鲁吉亚的葡萄酒进行制裁令其损失惨重。没想到9月格鲁吉亚又以“从事间谍活动”为由逮捕了5名俄罗斯军官,俄罗斯马上遣返了境内的格鲁吉亚人。

但这一切并没有让萨卡什维利等人清醒过来,反而认为俄罗斯的反制也不过如此。到了2008年俄罗斯新任总统梅德韦杰夫似乎比普京好对付,同时俄罗斯国防部的军改造成对军队的控制能力下降。

于是2008年8月格鲁吉亚开始向南奥塞梯增兵,并在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当天发动了进攻[1]。

没想到俄罗斯在高加索方向的第58集团军早就严阵以待,只用五天时间就把格鲁吉亚军队打得落花流水。而此前对萨卡什维利许下的种种承诺,支持他去对抗俄罗斯的西方国家领导人集体装聋作哑。

美国海军象征性地从地中海派了三艘战舰进入黑海,但是俄罗斯黑海舰队发动两栖登陆时,美国军舰却躲在很远的地方放嘴炮。

最后当法国总统萨科齐给萨卡什维利打电话,告诉他美国和欧洲绝不会出兵之后;萨卡什维利方寸大乱甚至当众咬领带,最后也只能向俄罗斯求和[2]。

格鲁及亚彻底失去了对南奥塞梯和另外一个自治共和国阿布哈兹的控制,这两国目前已经处在事实上的独立状态。2013年萨卡什维利连任失败,在国内反动派的巨大压力下只能流亡国外。

2008年的俄格冲突对于整个世界的冲击不可谓不大,但是并没能唤醒另外一个无脑相信西方承诺的国家-乌克兰。

和格鲁吉亚存在根本性区别的是,乌克兰和俄罗斯本来就是一家。历史上俄罗斯和乌克兰都属于东斯拉夫人。并且乌克兰还是基辅罗斯的主体。

1654年部分乌克兰贵族在哥萨克首领赫梅利尼茨基带领下,和沙俄代表签署《佩列亚斯拉夫合约》正式实现俄乌合并。

之后虽然沙俄政府残暴统治,让乌克兰人一直与之心存芥蒂。但就整体来说,俄乌作为兄弟民族是得到了各方的认可。

在1990年时的乌克兰不但拥有欧洲最肥沃的黑土地和全苏最重要的造船厂,其东部拥有仅次于莫斯科地区的全苏第二大工业区[3]。

但是独立后的乌克兰在强烈的民族主义裹挟下,坚定地走向了亲西方的道路。当时美英等国看到了乌克兰根本无力维护从苏联继承的核武库,于是就拉拢俄罗斯共同提出帮助其销毁核武器。

乌克兰人就真的想把这些镇国利器全部毁掉,让自己变得赤手空拳。满足西方国家的要求之后,乌克兰却并没有换来西方国家的经济援助;就连本国的工业也迅速萎靡,导致国民经济迅速崩溃。

这时有些乌克兰政客已经明白只有和俄罗斯交好,建立苏联那样的关系才是正道。但在当时西方国家的强力文化渗透下乌克兰人已经将俄罗斯视若仇雠,加入欧盟和北约几乎成了乌克兰的政治正确。

2013年底亲俄的亚努科维奇总统宣布暂停入欧盟的谈判,第二年被西方国家收买的反对派用卑鄙手段推翻。克里米亚半岛的俄罗斯族被迫举行全民公投加入俄罗斯,乌克兰跟俄罗斯就彻底成了死敌。

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者在西方的唆使下迫害俄罗斯族居民,演化成了后来的乌东冲突。事实上即使去掉乌东冲突也会给乌克兰造成巨大损失;波罗申科和泽连斯基两任总统的无底线卖国,也并没有为乌克兰带来真正的好处。现在乌克兰的工业体系几乎全部废掉,大量乌克兰年轻女性被迫沦为西方人的玩物和生育工具。

曾经的乌克兰是东欧的粮仓,而现在的乌克兰却变成了欧洲人的子宫。去年乌克兰的人均GDP只有3984美元,仍然是欧洲最穷的国家之一。

无论当年的萨卡什维利还是现在的泽连斯基,他们都对亲美反俄有一套辩解之词。那就是近几十年倒向西方的国家都富了起来,凡是和俄罗斯捆绑在一起的国家都穷困不堪。

从联合国的数据来看似乎也支持这个观点;但却没有人认真研究某些国家倒向西方,其经济增长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前东欧国家中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都在2007年加入欧盟,但其本国学者并不看好现在的发展成就。

再看保加利亚1991年时人均GDP1267美元,去年达到了11321美元。但保加利亚的人口却从888万下降到了652万,30年减少26.6%。

换句话说这两个国家加入欧盟后生产力水平没有得到提升,其经济增长完全依赖于年轻人口大量涌入西方从事低端劳务所赚取的外汇。

再加上人口的减少,人均GDP增长的数字才那么耀眼。可从长远来看这两个国家会面临严重的失血,最终会导致整个民族走向凋亡。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不发展本国生产力,只是单纯地照搬西方国家的那套民主政治体制就实现民富国强。

可就是总有一些人坚信西方国家是高举民主和正义大旗的,是全心全意打倒极权政治的。但是如果不被这些空洞的宣传所迷惑,只要把这些国家发展史粗看一遍。就会明白这些国家永远都是嘴上说的是主义,心里想的是生意。虽然近代法律体系是在欧洲国家诞生的,但事实上欧洲国家从来都是在自己有利的时候谈法制,对自己不利时就耍流氓。

那些为西方体制辩护的人,总喜欢引用18世纪末英国首相小威廉·皮特的一句名言:“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

但就在这句话诞生的时代,欧洲各国对于城市平民的强拆屡见不鲜。当然房主理论上也有权使用法律作武器,可穷人又有什么样的财力能够请律师去同财大气粗的政府打官司呢?连对自己国内的民众都如此,就更别提对其它国家了。在殖民地的西方国家殖民者一面把自己打扮成传播现代文明的天使,一面却做起了掠夺其它国家财富的魔鬼。近代以来西方殖民者入侵中国,客观上带来了新技术和新制度。

但其通过侵略中国攫取了巨额利益,让中国根本无法累积发展本国工业的资金反而欠下了巨额外债。而且还培养出了一大批唯西方马首是瞻的精英,其带来的巨大危害遗毒至今。

总有人喜欢高谈阔论西方国家的契约精神,却似乎不知道19世纪后期英国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有句名言:

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现在高谈民主自由甚至人权高于主权的美国人,就特别喜欢拉美的独裁统治者。古巴的巴蒂斯塔家族和尼加拉瓜的索摩查家族,这些比历史上封建帝王还要专制的家伙却是美国的好盟友。

虽然“9.11”之后美国就高举“反恐”大旗,却无法否认当年本.拉登和领导人都曾是白宫的座上宾。就连曾经无比信任美国的蒋介石,败退台湾之后也对美国政客大加抨击。

按理说中国一贯坚持独立自主、不干涉其他国家内政的外交政策,对一些国家亲美还是亲俄本不做评论。

但神奇的是进入新世纪后中国的崛起,让东欧和世界其它一些国家认为反俄已经吸引不了美国主子的注意,就开始在问题上做文章。

最典型的莫过于同属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立陶宛,在与中国没有任何利害冲突的情况下不断抹黑中国。澳大利亚和中国不存在任何冲突,而且中澳贸易额一度为澳大利亚带来巨大实惠。却在2017年后做起了的急先锋,逼迫中国政府对其进行经济制裁。

这些为亲美而反俄、甚至的政客有着共同特点,在他们的国家也可以算作“某奸”。这些人并不是真的认为其国家贫困落后是俄罗斯或中国造成的;而是单纯地认为只要反俄或,西方国家就会慷慨地送来大笔援助。可是他们并没有注意到那些得到过美援的国家都处在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它们发展起来有助于减少美国自身在抗击苏联时的付出。

而美国现在自身债台高筑又要维持极高的军费,有心援助它们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这些政客的无脑却一定招来中国的反制,令其整个国家的长远利益受损。同样对美援抱有不切实际幻想的,还有海峡对面那个蔡英文当局。

即使亲眼目睹了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如何被无情抛弃,即使其近半“邦交国”已经认清天下大势转而投奔大陆;他们却依然迷信有美国的庇护,其可以随意挑衅大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