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经济现状警示全球经济未来

中国宏观经济政策又处于一个十字路口。有声音认为,宏观紧缩性调控政策应该继续;也有声音认为,应该暂缓紧缩性政策,甚至有人认为应该出台“二次刺激”。

这源于市场对于经济形势前景的不同判断,而对中国经济前景的判断,首先又需要对欧美发达经济体、全球经济的前景作出判断。

目前经济、金融前路上有多个潜在的危险点:西班牙等国主权债务问题仍悬疑待解;英、美、日本等国主权债务压力严峻;欧洲银行业压力测试结果将于7月24日公布;欧洲多国财政紧缩冲击经济;欧美失业率居高不下;货币总量和物价数据昭示严重的通货紧缩……

近日,美国智库兰德公司经济发展项目部主任基斯。克雷恩(Keith Crane)、欧洲委员会经济学家让。弗朗索瓦。亚梅(Jean Francois Jamet)、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经济学系教授库尼贝特。拉弗(Kunibert Raffer)、高盛集团欧洲首席策略师彼得。奥本海默(Peter Oppenheimer)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专访。

亚梅:首先,这次债务危机并不是整个欧盟范围内的危机。债务危机和违约风险只发生在几个较小的国家,如希腊。而希腊的GDP只占欧元区国家的2%,因此不应过度估计它的负面影响。

拉弗:这个问题很难讲。希腊国家债务与GDP的比例已经达到了150%.这对希腊这个经济实力本来就不太强的国家来说很危险。而西班牙等国的境况略强于希腊。

奥本海默:以西班牙银行为例,近日主权基金开始收购西班牙债券令人感到鼓舞,这显示出西班牙银行抵御压力的信心。我们预计西班牙国内银行业将保持盈利。西班牙银行应监管部门要求,做了很多反周期拨备。这意味着银行在经济繁荣期仍可抵御资产下调评级后的风险。西班牙储蓄银行有能力融到资金,说明西班牙受债务危机影响不严重,没有偿付能力风险。包括高盛在内的投资者对西班牙充满信心。

日报:根据欧洲央行发布的6月份月报,在5月初希腊债务危机时,有两家大型银行的压力非常大。如何评价欧元区持有问题国家国债的风险?

亚梅:我们的确需要对银行体系存在的风险进行考量和评估,不然会给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带来很大压力。

过去的一年,美国致力于风险压力测试,主要是评估银行体系的房地产类信贷和衍生产品类资产。现在欧洲也在做同样的工作,只不过评估的是银行持有的问题国家的国债资产。压力测试结果将于7月24日公布。美国和欧洲的银行都或多或少持有问题国家的国债。

问题最严峻的一点是,在结果出来之前我们还不知道每一家银行持有多少国债,必须等到结果出来以后才能对风险下结论。

克雷恩:我不认为法国和英国有大的债务问题。欧元区国家存在的广泛问题是老龄化,这些老龄化国家未来多少都会出现财政危机。以英国为首的一些国家可能条件更好一点,但因为降低工资、降低养老金,法国等国家已出现罢工。

西班牙在财政结构上有更为严重的问题。如果未来没有新的财政资源支持这些国家的开支,我们将看到例如降低养老金储备、减少工资上升幅度、失业率增高、罢工、通胀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当国家财政无法支撑的时候,财政和银行系统将承担更多的泡沫。作为投资者,要更深刻地审视欧洲的国债和信贷市场的问题。欧元区债务危机今年不会结束。

亚梅:欧洲的现状是世界经济未来走向的早期指示器。目前,很多国家都存在高债务、高赤字。不久的将来,全球经济就会面对如何减少赤字、稳定经济的困难。

因此,我们需要付出很多努力,其中主要的一点,就是要让经济状况最好的国家多消费。这个过程是缓慢和渐进的,以免操之过急带来再次经济衰退。

问题国家在欧元区扮演的角色都相对次要,例如希腊。因此,这次危机并不严重,但人们看待这次危机的态度却反而使危机恶化。

希腊自己最终会解决这次的问题。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欧洲银行体系对以西班牙为核心国家的危机态度不统一。例如,德国趋于保守,希望维持自己国家财政稳定,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却支持全力救助。

根据2009年各国在欧元区GDP所占比例,可以发现,主要推行财政紧缩的国家,包括希腊、葡萄牙和爱尔兰,GDP加起来仅占欧元区总量的6%;而德国、法国、意大利这些没有明显紧缩迹象的国家,GDP之和则占欧元区总量的60%.由此预计,财政紧缩对今明两年欧元区GDP的影响只有0.2%到0.4%.

拉弗:媒体上总是报道欧洲在沦陷,但你看看,加州已经财务破产好几年了,但美国还健在,美元还健在。回顾历史,19世纪美国曾背负巨额债务,但后来都被转移、化解了,之后的美国依然昌盛。

其实欧洲可以向美国学习,国家让其中一部分破产,剩下的继续生存。但欧洲毕竟是多个国家组成的,当一个破产国家发生外汇交易或有国际游客来访时,本国内部欧元购买力是失真的,从而会对其他国家的欧元产生影响。

尤其要强调的是,在未来的欧元区经济增长中,新兴国家的需求将成为主要动能。实际上,对“金砖四国”出口较多的欧元区国家的股市,以及产品主要销往“金砖四国”的欧洲企业股票,表现均相对较好。比如我们十分看好的德国,在2009年对中国的出口额是10年前的8倍,对印度和巴西的出口也处于历史高位。

华尔街最近普遍提高了对欧洲公司未来表现的预测。高盛自上而下的研究模式显示,2010和2011 年将出现强劲的利润反弹。

与市场的悲观论调相反,我们认为,目前的欧洲市场投资机会已经到来,尤其适合投资具有风险的股票类别。当然,不同资产回报率差别很大,我们不看好主要限于欧元区内的保险和银行,但对于具有国际性业务的公司等则是推荐买入。

美国的失业率已经在9.5%~10%的区间内持续了一年。至少在未来6个月,美国失业率仍将居高不下。

克雷恩:是后者,我认为美国将会出现通货紧缩。不过中国会不同,未来一年中国通胀压力仍将持续,好在,通胀压力会减弱人民币在国际上的竞争力,也就是减弱人民币升值压力。

日报:多伦多G20会议上,欧洲提出了财政紧缩,而美国强调将继续维持财政刺激政策,你怎么看美国财政政策前景?

我认为财政紧缩不是一件坏事。奥巴马总统希望在未来24个月内,联邦政府和州政府都能推行比较紧缩的财政政策。美国财政状况需要紧缩的财政政策。

克雷恩:相对于上世纪50年代,美国债务问题并不是很严重。我想下一个主权债务危机应该还是发生在欧洲。

目前来看,欧元区债务问题尚在可控范围内,但根据欧元区国家发展特点看,未来2~3年,部分国家将不可避免地出现债务危机,并产生债务重组。

克雷恩:美国和欧洲事实上非常相似。由于美国是联邦政府,即便一部分州已出现财政困难甚至倒闭,但因为使用同一个货币,因此联邦政府会对问题州负责。

欧洲许多国家虽然共用一个货币,但由不同的国家组成,因此当信贷市场惩罚一个国家时,由于共同的货币,它事实上在惩罚欧元区的所有国家。

克雷恩:希腊不足以影响整个欧元区的银行系统。但如果西班牙、葡萄牙和意大利这些国家出现危机,才会对欧元区银行产生重大的影响。

克雷恩:中国即将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印度虽然也不小,但在世界范围内只算一个中型经济体。俄罗斯和巴西比较类似,经济主要依赖于自然资源和一些特殊产业。未来我们会继续看到这些发展中国家对世界经济发展产生巨大的推动力。

中国经济一直维持很高的GDP增长水平,但我想说的是,由于一些非经济含义,GDP增速这个数字有很多误差。我认为中国不应该继续把目光放在GDP增速这一数字上,应该更有效地提高人民收入,把更多的钱放在养老保险系统和医疗系统等方面,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而不是一味提高基础设施建设。

发表评论